您好!欢迎你光临张居正对联作品集_徽阳夕照!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诗词对联>>>对 联>>>张居正对联作品集
张居正对联作品集
发表日期:2009/10/26 19:53:00 出处:网络收集 作者:未知 发布人:uojieng 已被访问 3169

 

   【明·张居正(1525-1582)湖北江陵】
 

  张居正(1525-1582),乳名自圭,字叔大,号太岳,又称张江陵,祖籍安徽省凤阳(今定远县)人,出生于湖广荆州府(今湖北省江陵县荆州镇)草市街。明代政治家、改革家。被明代著名思想家、文学家李贽誉为“宰相之杰”。
  自小聪颖过人,5岁开始读书,10岁通晓六经大义,成为荆州府远近闻名的神童。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12岁时报考生员,其机敏灵俐深得荆州知府李士翱的怜爱,嘱咐要从小立大志,长大后尽忠报国,并替其改名为居正。嘉靖十九年(1540年)顺利通过乡试,成为一名少年举人。湖广巡抚顾璘对其十分赏识,对别人说“此子将相才也”,并解下犀带赠予说:“希望你树立远大的抱负,做伊尹,做颜渊,不要只做—个少年成名的举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22岁时中进士,授庶吉士,后赐编修,官至侍讲学士令翰林事。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以《论时政疏》(《张文忠公全集》卷一五)首陈“血气壅阏”之一病,继指“臃肿痿痹”之五病,系统阐述了改革政治的主张。而这些自然没有引起世宗和严嵩的重视。此后在嘉靖朝除例行章奏以外,居正没再上过一次奏疏。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借口请假养病,离开京师来到故乡江陵。休假3年中仍不忘国事,亲身接触农民。家境本就贫寒,在乡间体会到了人民的辛劳、饥寒和痛苦。在《荆州府题名记》(《张文忠公全集》卷九)中说:“田赋不均,贫民失业,民苦于兼并。”这一切不禁使其侧然心动,责任感让其重返政坛。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仍回翰林院供职。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进宫右春坊右渝德,深谋远虑的徐阶荐为裕玉朱载垕的侍讲侍读。逾德只是个虚衔,但由于裕玉很可能继承皇位,侍裕邸讲读就不是等闲之职。在裕邸期间“王甚货之,邸中中宫亦无不善居正者”(《明史.张居正传》)。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掌翰林院事。此年世宗殁,裕王即位,是为穆宗。隆庆元年(1567年)以裕王旧臣的身份,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进入内阁,参与朝政。4月与高拱并为宰辅,为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写下的诗句“凤毛丛劲节,直上尽头竿”。万历初年与宦官冯保合谋逐高拱,代为首辅。当时神宗年幼,一切军政大事均由居正主持裁决,前后当国10年,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收到一定成效。清查地主隐瞒的田地,推行一条鞭法,改变赋税制度,使明朝政府的财政状况有所改善;用名将戚继光、李成梁等练兵,加强北部边防,整饬边镇防务;用潘季驯主持浚治黄淮,亦颇有成效。不仅热心于革新政治,还留下了一些内容丰富的政治论文和感情真挚的诗篇。
  明·万历十年(1582年)病卒,终年57岁。赠上柱国,谥文忠。死后不久即被宦官张诚及守旧官僚所攻讦,籍其家。直到崇祯三年(1630年)礼部侍郎罗喻义等鸣冤,冤案才逐步得到了纠正。子孙也官复原职。著有《张太岳集》、《张太岳杂著》、《帝鉴图说》、《书经直解》等,后辑为《张文忠公全集》

  张居正自题联

  一等人忠臣孝子;
  两件事读书种田。
  
——感题自勉


  纵观明朝的一些国策,朱元璋少有创见。他开创的大明王朝,说得准确一点,只是“开”而非“创”。人们说一个帝王应有雄才大略,这是统而言之。若分开来说,则开国应有雄才,创业则需要大略。朱元璋是雄才有余,而大略不足。立国之初,朱元璋不遗余力推行制度建设,也只是恢复帝国的秩序而非给新的王朝注入诗意。朱元璋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希望国家稳定而富裕,士农工商各有所务,田野多农夫而城市少流民:每一个臣民都充满至高无上的道德感,都必须心存敬畏。朱元璋是道德治国的极力推行者,在他看来,所谓道德,最紧要的两个字是忠与孝。张居正写过这一副对联。这位大明王朝最为卓著的政治家,虽然比朱元璋晚生了200多年,但对这位开国皇帝的思想,可谓体会至深。今天人们参观那些江南的古村落,经常看到门楣上书有“耕读传家”这四个字。毫无疑问,这是明代的遗风。忠臣与孝子、儒士与农夫。这四种人。在明代大受推崇。

  红袖添香,细数千家风月;
  青梅煮酒,笑看万古乾坤。
  ——感时自题

  张居正撰题联

  宝气高腾册府;
  祥辉遥接书林。
  ——题明·皇宫(今北京市故宫)文华殿(1)

  千座头陀皆北拱;
  一江春水向东流。
  ——题湖北省汉阳头陀寺

  东壁耿双星之耀;
  西岜峙群玉之峰
  ——题明·皇宫(今北京市故宫)文华殿(2)

  于缉熙,殚厥心,若稽周后;
  念终始,典于学,期迈殷宗。
  ——题明·皇宫(今北京市故宫)文华殿(3)

  四海升平,翠幄雍容探六籍;
  万几清暇,瑶编披览惜三余。
  ——题明·皇宫(今北京市故宫)文华殿(4)
  明亡后,文华殿为清·皇帝听授经学之处。

  俯仰古今,期日就月将之鉴;
  纵横图史,发天经地纬之藏。
  ——题明·皇宫(今北京市故宫)文华殿(5)

  披皇图,考帝文,九宇化成于几席;
  游礼阙,翔艺圃,六经道显于羹墙。
  ——题明·皇宫(今北京市故宫)文华殿(6)

  张居正合撰、应对联

  狂荡子,岂是圣门弟子?(巫师)
  冒失鬼,假充天上神仙。(张白圭)
  ——张白圭(居正)戏对巫师骂语


  张居正原名字叫张白圭。其曾祖父听人说,世间的状元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当他快要得重孙子的时候,就日思夜想,巴望天上的星宿能光顾门庭,给自家添个有出息的后代。一天,当他又躺在床上动这个心思的时候,忽然看见许多晶亮的星星在眼前晃动,一轮明晃晃的月亮从天上落了下来,掉在他家的水缸里,化作一只雪亮的白龟。正在这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把他从睡梦中晾醒,他的重孙子降临了,老爷子根据这个梦就给化取了个“白圭”的名字。张白圭生得眉清目秀,活泼伶俐,聪明颖悟,逗人喜爱。两岁牙牙学语时,就认得《孟子》上的“王曰”二字。5岁入学,10岁通六经大意,12岁中秀才,一时轰动荆州古城,被夸为“江陵神童”。有一次,张家祠堂请来了一个巫师,手舞足蹈,装神弄鬼,自称“文殊菩萨附身”,吓得在场的男女老幼纷纷跪下,磕头如捣蒜。只有白圭不信这一套,在一旁冷眼相观。巫师十分窝火,装腔作势,借着菩萨的口吻说:“好大胆的顽童,竟敢冒犯吾神!你将来命运一定是:富贵无心想,功名两不成。”张白圭的父亲连忙替儿子请罪说:“菩萨保佑,童言无忌。”张却白圭满不在乎,哈哈大笑,对巫师说:“你这个家伙倒是讲了两句实话。‘想’字无心是个‘相’,‘富贵无心想’,就是说我将来富贵无比,位至宰相;‘戊戌’两字都不是‘成’字,‘功名两不成’就是说我将在戊戌之年登科,取得功名。”巫师恼羞成怒,张口便骂:“狂荡子,岂是圣门弟子?”张白圭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冒失鬼,假充天上神仙。”巫师斗不过小小年纪的白圭,只得垂头丧气地溜走了。

  大文庙,两棵树,顶天立地;(李士翱)
  小学生,一枝笔,治国安邦。(张白圭)
  ——张白圭应对监考官


  张白圭(居正)两岁时,就认得《孟子》上的“王曰”二字。5岁入学,10岁通六经大意,12岁中秀才,被夸为“江陵神童”。张白圭勤奋学习,刻苦用功,12岁那年参加了荆州府的考试。考场设在荆州城南门附近的文庙书院,这是荆州的最高学府。开考那天,张白圭提着考篮,带着文房四宝,随着一大群读书人走向考场。当他们正要通过文庙书院前的三座青石小桥进入考场时,忽听一阵呦喝声,原来是荆州知府李士翱坐着八抬大轿监考来了。众考生连忙四散让路,低头回避。白圭跟在几个胡子一大把的考生后面,不慌不忙地迈着小八字步,只当没有什么事一样。李士翱在轿子里一眼看到了,心里有些奇怪:这么小的考生,还没有见到过咧;再看他那神态,也跟别人不一样。李士翱停下轿来,吩咐随从把他叫到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带着瞧不上眼的口气说:“你这小小孩童,也来本府应考?待我出个对子让你对,对得上就让你过这青石小桥,对不上就请你速速回家。”张白圭扑闪着一对机灵的眼睛,回头看看远远围观的众考生,再看看眯眼凝视的李知府,随口说了一声:“大人请。”李士翱朝书院里面两棵高大参天的古树一指,念出上联。张白圭随手把考篮一举,对出下联。李士翱一听,两眼忽地一下闪光,而众考生都瞪大眼睛呆住了。李知府心想,这小孩子有点名堂,点了一下头,打着官腔说道:“小学生出言不凡,且待考场上见。”到开卷的时候,李知府摇头晃脑念着一份考卷,嘴里不住地称赞,吩咐手下按考卷号码查出考生姓名来面见。当那名考生站在他面前时,他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堆出一脸笑容,惊喜地说:“原来张白圭就是你呀!不想果有文极,难得难得。”就这样,张白圭以优异成绩考中了秀才。

  东司和尚送西瓜,些小礼物;(顾应璘)
  南极仙翁朝北斗,天大人情。(张白圭)
  ——张白圭应对湖广巡抚顾应璘(1)


  湖广巡抚顾应璘非常爱才,听说江陵出了一个神童,就特地前来荆州府进行视察。此时正当六月天气,顾应璘一行人风尘仆仆,汗流浃背。进入荆州城南门不远,见路旁有一座小庙,门楣上书有“东司庙”三个大字,庙前有一棵大树,绿阴如盖,顾应?便吩咐在此处歇脚。这时从庙里传来一阵琅琅读书声,顾应璘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步入庙中,见偏殿内坐着十数个孩童正在念书。教书先生一见巡抚大人驾到,连忙上前参见,请顾巡抚坐下。庙里的和尚听说巡抚大人亲临,连忙从庙后的西瓜地里摘来几个大西瓜,献给官员们解渴去暑。顾应璘见景生情,雅兴大发,随口吟诵出一句上联:“东司和尚送西瓜,些小礼物;”念完便要教书先生应对下联。教书先生措手不及,张口结舌,急得满头大汗。他的一个学生连忙替他解围道:“南极仙翁朝北斗,天大人情。”顾巡抚一听,十分高兴,把这个学生叫到身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小学生回答:“学生名叫张白圭。”顾巡抚喜出望外,面前这个小学生,就是他要寻访的“江陵神童”。兴奋之际,口中不觉又吟出一联(见下)。

  雏凤学飞,万里风云从此始;(顾应璘)
  潜龙奋起,九天雷雨及时来。(张居正)
  ——张白圭应对湖广巡抚顾应璘(2)


  张白圭随口应答以下联。顾应璘巡抚欣喜异常,随手解下腰间的金带赠给张白圭,并把他留下来问长问短。当问到他为什么起了这么一个生僻的名字时,白圭回答说:“学生此名乃是家府太爷爷所取。“接着一五一十地把他曾祖父如何为他取名的事说了一遍。顾应璘巡抚听完笑着说:“想必是老太翁求孙心切,月亮怎会变成白龟?”张白圭说:“学生自幼启蒙,即读圣贤书,深知子不语‘怪、力、乱、神’。天下成败得失,事在人为;梦幻之言,本不可信。家太爷平生急难赈贫,扶危济困,每言愿以自身作草席,使人睡卧其上。足见家太爷本意,在于期望学生日后能以利国利民为本,勿忘祖德皇恩。”顾巡抚见他说得头头是道,越加感到这孩子可爱,于是说:“本巡抚看你才华出众,抱负非凡,将来可望成为国家栋梁之才。不过若论为官做人之道,至关紧要的,乃是秉公居正,万万不可像墙头草随风摇摆,如此方不负平生才华抱负,也有利于社稷黎民。你看将‘白圭’改作‘居正’如何?”张白圭觉得这话说到了自己的心坎,连连点头称好。从此张居正这个名字就替代了张白圭。

  赏菊客来,两手擘残彭泽景;(顾应璘)
  卖花人过,一肩挑尽洛阳春。(张居正)
  ——张居正应对湖广巡抚顾应璘(3)


  据《金陵琐事》云:顾东桥(应璘)巡抚湖广,时衙斋菊开,邀数门生赏之。一狂生拣好花摘两三枝戴于头。顾东桥不悦,因出一对云:“赏菊客来,两手擘残彭泽景。”张太岳(居正)对云:“卖花人过,一肩挑尽洛阳春。”顾东桥曰:“此语已佳,不必更对矣。”遂酌酒,尽欢而罢。

  艾自修,自修没自修,白面书生背虎榜;(张居正)
  张居正,居正不居正,黑心宰相卧龙床。(艾自修)
  ——艾自修续对张居正


  张居正和艾自修是在明·世宗时同科中举的。在科举时代参加殿试取为状元、榜眼、探花者均列为“龙虎榜”,艾自修名列最后,与“龙虎榜”无缘,俗话称之为背虎榜。此时张居正春风得意,碰到艾自修,顺口占出一句上联:“艾自修,自修没自修,白面书生背虎榜;”张居正顺口溜出的此上联,从名字入手,据实写出,细读起来,极尽挖苦之能事,立时羞得艾自修面红耳赤。可艾自修的心被刺痛了,觉得是一种天大的侮辱,恨死了张居正。心想,有朝一日要对出下联,给张居正一个回击。可是张居正得到当朝皇帝的宠幸,先当了太师,万历初又位居宰相,权势倾野,艾自修要报仇,谈何容易,只能干瞪眼,无奈他何!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张居正也有倒霉的时候。有一天,艾自修上早朝,顺便到相府拜会张居正,得知张居正在花园里赏花,他走进花园,却见张居正的身影在一假山一晃便消失了。他快步走上前去,只见一石板刚盖下,正卡住张居正的袍角。艾自修抽出宝剑割下那袍角,迅速离开了现场。此后,他又相机察看那假山地洞的秘密,发现洞下有一暗道直通太后娘娘的卧室。由此艾自修断定张居正与太后娘娘有染无疑。20多年没有机会对出的下联,此刻浮在脑际,他这样哼道:“张居正,居正不居正,黑心宰相卧龙床。”纵观全联,对仗工整,就事写实,毫无曲笔,有妙然天成之趣,很快就传诵开来。后来,艾自修把这下联写了下来,连同张居正的袍角呈交神宗皇帝。明神宗皇帝看了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经过细察,发现张居正的袍角有缀补的痕迹,龙颜大怒。最后取其乌纱帽,剥下其官服,发配边疆。张居正就这样从天上掉进了地狱。临走时他收到艾自修那下联,一看目瞪口呆,如梦初醒,仰天长叹!

  贺赠张居正联

  欲知座主山齐寿;
  但看门生雪满头。
  ——刘珠贺张居正50岁寿诞


  有一位荆州同乡刘珠,是张居正老爹张文明的同年诸生,几十年了也考不出个名堂。隆庆五年由张居正主持会试,刘“老童生”方高中进士,不过当时年纪已过70岁。万历二年,刘珠为张居正贺50岁大寿,特撰了这一副贺寿联,曰“欲知座主山齐寿,但看门生雪满头”。真难为刘珠老头儿的马屁拍得这么响亮,张居正竟也笑纳。(沈德符《敝帚轩剩语》)

  忠可格天,正气垂之万世;
  功昭捧日,体光播于百年。
  ——明·万历皇帝朱翊钧赠张居正


  明·万历皇帝朱翊钧对张居正很尊敬,见了他从来不叫名字,张口“先生”, 闭口“先生”。朱翊钧还亲自写了这一副对联赠送给他,写的是。上联说,您的忠诚跟天一边高,您的正气能传到万代;下联说,先生辅佐我的功劳太显著了,美名能传几百年。“休光”,是“美名”的意思。可张居正刚一死,“美名”传了不到一年,朱翊钧就翻脸不认人了。他派官兵们把张家抄了个净光,还饿死了十好几口人。又对张居正的儿子们[这会儿全被罢了官,轰回家里]严刑拷打,非逼着他们交待还有银子“存在朋友家”不可。张居正的几个儿子被打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大儿子实在受不了,自杀死了;还有的儿子几次自杀都没死成,后来被流放到边疆充军去了。万历帝的功臣张居正一家,最后被万历帝害得家破人亡。这一方面说明封建皇帝的残暴,但是另一方面,也跟张居正晚年过于骄傲奢侈,招人忌恨有关。(据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九《内阁》)

  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
  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
  ——邱岳拍马屁赠张居正


  张居正是明代后期顶能干的一位政治家。他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使得已经走下坡路的明王朝,又变得强盛起来,出现了明朝后期少有的兴旺景象。可到了晚年,骄傲腐化起来,收钱受贿,讲吃讲穿,还特别爱听奉承话。有些小人就投其所好,专门给他拍马屁。有个小官叫邱岳,为了讨张居正的欢心,好往上快点爬,他想了个花样: 拿黄金做了两块金楹联,送给了张居正,上面刻着这副对联。这副对联对仗倒是挺工整;还是离合字联:“日”、“月”合成“明”字, “丘”、“山”合成“岳”字;又是个嵌字联;里边嵌上了张居正的号“太岳”。
  从意思上看,上联是夸皇上的,下联是吹捧张居正的,“岳”就是高山, 说张居正就跟一座大山似的那么伟大。张居正得了这副金联,甭提多痛快了,马上把邱岳提升了。

  上相太师,一德辅三朝,功高日月;
  状元榜眼,二男登两第,学冠天人。
  ——佚名贺张居正三个儿子中进士


  张居正的三个儿子靠着老子的权势,都在金榜上题了名,都考取了进士。而且一个考上了状元(在最高一级的朝廷考试中,头一等只取三名:第一名叫“状元”,第二名叫“榜眼”,第三名叫“探花”;科举考试中,考上头一等的三个人也叫“及第”、“登第”;状元是封建时代科举考试中的最高荣誉), 一个考上了榜眼。马上就有人拍上了马屁,给张居正撰送了这副贺联。上联是说张居正又是丞相又是太师,辅佐了三朝(张居正经历了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功劳比太阳、月亮还高。下联是说张太师的儿子双双考中,一个状元,一个榜眼。他们的学问超过了当时天下所有的读书人。可当时也有不少人不服气。有一天,张居正在家里举行宴会,庆贺儿子及第,大伙儿喝得正高兴的时候,忽然有人送来了兵部的紧急军事情报。张居正赶紧打开一看,里边哪儿有什么情报呀,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向太师大人拜贺”,接着是一首小诗:


  老牛舐犊,爱子谁无?
  野鸟为鸾,欺君特甚!


  意思是:老牛用舌头舔自己心爱的小牛,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呐?可让野鸟冒充凤凰,让没什么学问的几位公子都高高地考取了状元、榜眼,这么欺骗皇上,也太过分了吧!张居正看完,脸都气白了,马上喊人去逮刚才送信的人。可冒充信差的人早就没影了。

  纪念、题咏、嵌典张居正联

  十年改革除时弊;
  一旦西归殃自家。
  ——湖南省郴州市楹联学会副会长钟华益题张居正

  爽借秋风明借月;
  动观流水静观山。
  ——湖北省作家熊召政著历史长篇小说《张居正》中撰题“积香庐”别墅
  熊召政著《张居正》第四十八章《红颜薄命泪洒空楼》云:“……自玉娘住进这山翁听雨楼,积香庐中一应男侍再没有上过楼来,玉娘的起居照应一概由当年王篆赠送的两名婢女负责。至于楼上一应打扫布置事宜,则由刘朴新招的几名粗婢管领。张居正一心想看看玉娘这会儿呆在房子里干些什么,所以上楼时蹑手蹑脚生怕弄出响动来。这二楼大大小小也有十几间薰香密室,玉娘住在顶头儿一间名叫萃秀阁的房子里,这是二楼最大也是装设最为华丽的一间,它三面环水一面环山。张居正走到萃秀阁前,门虚掩着,他并没有急着推门进去,而是借着梁间垂下的宫灯看了看门两旁那一副板刻的对联:红袖添香细数千家风月;青梅煮酒笑看万古乾坤。这副对联是他新写的,原先挂着的一副是“爽借秋风明借月,动观流水静观山”,他嫌这对联太过闲雅,有点与鸥鹭为盟的名士气,便把它撤了下来,亲撰一副换上。站在门前的张居正一看到那“红袖添香”四字,一股子温婉之情便自心底油然而生。他侧耳听了听,门内竟无动静,便轻轻地把门推开,屋子里黑灯瞎火悄没声息。……

  张江陵,刘江陵,良相良医同楚望;
  恽阳湖,赵阳湖,立德立言并乡贤。
  ——费玉虹题江苏省常州刘云山祠
  联首“张江陵”,见题头张居正生平简介。“江陵”,本是地名。张居正是江陵人,张江陵是对他的尊称。最尊敬的人是称他居住的地名。如满清末年,人们尊称李鸿章为李合肥(他是合肥人)。佛门里也常用这个惯例,人们称祖师大德,既不称名也不称他的字或号,都是以地名或以寺名来称他。如天台大师,天台是指智顗大师。人们不称智顗,而称为“天台”,智顗大师住天台山。又如窥基大师,称为“慈恩大师”,窥基是他的法名。一生大部分时间住在慈恩寺。“慈恩”是寺的名字,并不是他的名字,这叫“尊称”。这里也是尊称,张居正是当时的首辅(宰相、首相)。

  张江陵膺重寄,致群议警疑,孤月心明,百岁神游定何处;
  欧阳公有盛名,为先生描画,浮云世变,九重泉路尽交期。
  ——陈垣挽史学家陈垣挽梁士诒(燕荪)
  联首“张江陵”,见上联释。

  附录:【张居正轶事、趣闻】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徽阳夕照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56090890 联系人:徽 阳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