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我家几代人心目中的毛泽东_徽阳夕照!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祝福•纪念>>>纪  念>>>我家几代人心目中的毛泽东
我家几代人心目中的毛泽东
发表日期:2014/2/13 7:30:00 出处:网络 作者:春天的惊雷 发布人:zul4603 已被访问 359

 

我家几代人心目中的毛泽东 

来源:网络  作者:春天的惊雷

 
 
    乐思按:

  作者和相当一批执着理想、信念的人们一样,不随波逐流,不忽左忽右。凭着对真理的不懈追求和深刻认知;凭着对社会历史和现状的了解、理解,而从心底里热爱、崇拜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这是多么可贵、可爱、美好的一种情感啊!

 

  我心中的毛泽东——书稿前言中的最后几段话

 

  本文是《千古伟圣——毛泽东》这一书稿前言中的最后几段话。说一说我对毛泽东深厚情感的源头

 

  ……话得从我家几代人心目中的毛泽东(请参见人民网《我家几代人心目中的毛泽东》 [春天的惊雷] 于 2006-09-06 15:20:21上贴 )说起。文中有“表白”之嫌,但考虑这种表白的真实性、真实的社会意义,并且这种“表白”已没多大沽名作用,或曰“今天的我,沽名已没多大意义”,我还是选择了“适当表白”。

 

  我家几代人,从我的祖父起,都对毛泽东和共产党有着深厚的感情。而我的曾祖,他对毛泽东则完全有“一种迷信”。

 

  我们家族中的有些人,常到历史上“攀名”,前几年,甚至利用修家谱,同历史上的一些民间名宿“结缘”。对此,我同我们家族中的另一些人颇为不屑。不过有一点我倒也是认同的,即列在家谱上的这些历史名宿,都很是乐善、率真、忠直,遇事、于缘,笃意守一。

 

  现从我们家族现近的这几代人的性格上看,确也大都是十分忠直、从善守一的,似乎真“有点”(?)这些历史的民间名人身上的血性“遗传”。我想,罢!罢!同这些历史上的忠直名人结缘,对后人或有教育推促作用的……权作这样理解和自我安慰吧!

 

  大概就是忠直率真、善良崇正的缘故,加上民心相通而从善,我知道的──我家的现几代人,都是知恩图报,处事论理宁折不弯的。也因此,于今,当然的就敬爱毛泽东。不过,刚才说过,曾祖与我们有所不同,他对毛泽东认识是“十分的迷信”。

 

  关于曾祖的情况,我是听我祖父说的。从国民党起事到执政初期,我的曾祖经自己打拚,在沿海改造了上百亩的田地,后又经商,家境大发了。国民党不久腐败,党内反动派掌权,全国各地蜂起“造反”。此时,好多的地方沟边道旁,庭前屋后,出现大量“猪毛”(我祖父曾多次告诉我,说他也曾亲眼所见过“遍地的猪毛”。祖父言之凿凿,我听后便一笑置之)。曾祖便对祖父、叔祖们说,世事人心,在“私水缸”里泡久了,老百姓没法活了,天要大变,将有大贤大贵人出,要循公从昌了。此时,曾祖便将沿海良田分送给他人(主要是家族里的穷人),自己携子、婿经商。不久,便传“朱毛(谐音同字即:猪毛)共产党”领导穷人闹革命,曾祖更坚信毛泽东是老百姓的“救星”。直到终老(抗日已快胜利),曾祖认定并嘱:“毛泽东是穷人的‘救命菩萨’,上天让他来救助穷人的,我的子孙也得有益于人,不要损人自‘损’……”

 

  到了我祖父,情况大不同了。祖父遵曾祖之嘱,做好事,常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舍利助人,但祖父一直病弱,于家于国,不能做更多的事。那时家乡已有共产党,当时人们也大都知道毛泽东在领导人民闹革命。祖父因自己身体之故,不能参加革命,便让我父亲参加地方上的一些活动,并主动捐赠钱物给地方组织和战争的前线。祖父有点文化,毛泽东、共产党的道理他已听得懂,也表达得大致清楚。他常说“世道总是逐步向善利民的,人民该当家作主了,人剥削人的时代该结束。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穷人翻身,合于天理、人性。毛主席伟大”。

 

  解放后,记得我还很小,童言稚语,多无遮拦,会说一些“毛主席也会‘犯缺点’吧?”“家里多贴些画多好看,为什么要贴毛主席的像?哪有……”这类的话,每逢此时,祖父,还有我父亲,会严肃地批评我,最后还会告诉我:长大了,道理就懂了。我小时另一些印象更深的事是,生产队里有少数人提出“毛主席领导建国几年了,我们为什么还这么穷!……”的问题,遭到决大多数人反驳的那种“七嘴八舌”。一辈子极少同人争执、也快终老的祖父,此时,也会“跟人急”,要说出一些大道理,只说到对方承认自己不对,他才会满意会心而罢休。今天想起来,──我祖父那些话是说:一个家要发达,得先积攒;刚起家,就有什么耗什么,吃光用光,眼前是快活郎裆,但于长远,于子孙,却只能永远地穷得“叮当”……人家毛主席伟大,他是为人民作长远谋划的。

 

  总之,我祖父不喜欢人说“毛泽东不好”的话。这里要补说这么一个问题。长期以来,强国论坛上有一部分人(估计是外国人、外国人的雇用者居多)总说,毛泽东时代,中国一点不同的声音都不能有,人人自危。这些外国人没经历过中国的那个时代,是用自己的恶意“摸说”毛泽东的。其实,在憨直本分、无恶意的中国百姓中间,人们心里话总是能通过适当的渠道表达的。可以想象,如没有极端分子(本质极右,有时却表现为极左)故意整人、保护自己,我们的民主进程一定顺利得多。

 

  我父亲和母亲,在我的记忆中,可算是毛泽东的“铁杆”。他们赞成毛泽东的道理是一套一套的。尤其是我母亲,她并不识字,但凭借她的记忆,居然──不但能背上《百家姓》,还能背得几乎是农乡里的所有辞书,如《三国》、《水浒》等等;她出身贫寒,对毛泽东共产党自然是满腔感恩之情,对建国后老长的一段穷日子,她是过得特别的津津有味,她说:不要说“必须今人栽树后人纳凉”,必须得让今天的人得吃点苦,就算苦,也比建国前好一百倍(过去的地主富农,当然不会是这样的感受);另外,凭借她所懂的历史知识,她对毛泽东在夺权仍经常搞政治运动、搞教育,也特别地赞成。她说,历朝历代,大多解决不了夺权上台后执政者腐化的问题,毛泽东通古知今,防患于未然,这不仅说明他谋高前人,也表明他自己无私为民——决不在胜利后去享用“那些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我相信,母亲要是活到今天,看到今天一些人的腐败、党的威信的减弱,一定会更加敬佩毛主席的伟大,会说出更多的道理来,一定也会总结说:蒋介石证明了毛主席的前半生的伟大,一些人的腐败、资改派和资改则证明了毛主席后半生的更伟大(这一段话,是我这几天修改文章时添加进来的——作者注)。所以,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懂的关于毛泽东共产党的道理更多,说得最让人接受!时代真理的“特别能服人”的属性所致。因如此,可以说,最早,我就是“浸泡”在我父母的这一套套的真朴热切的道理中。

 

  至于我对毛泽东的崇敬,近几年常在人民网上的网民们,一定很清楚了。不过,人们不会清楚:几十年前,在我最后几年的学校生活,以及后来一段时间的工作中(1984年前),因为我受家庭忠直传统的深刻教育,对毛泽东总是尽量说真、实的事和理,不过分(集体埸合下的口号除外),这样,在当时一些极左派(人数不多,不过,这些人的中大多数也还是认识问题,但,有意思的是:这些极左派中的决大多数人,今天对毛泽东和社会主义的态度,已发生了逆转,已由捧变批)的话语中,我便成了对社会主义不甚忠诚、对毛泽东“似不最爱”的“有点怪的问题人物”。那时,那怕我虔诚说明和热心表白,他们也总表示“不太相信”。不过,倒也是因我心地坦荡,对个人名利无甚追求——去名淡利,又与我所在的单位的广众都以“公、善待之”,从不以逆反心态、极端情绪作生冷抵抗,故而,广众对我品格还是以极大褒意来认同的,因为这样,极左派们对我也无法有大的加害。

 

  当然,我之有这样的淡定心态,还是得感恩于毛泽东思想的熏陶,感恩于善良、智慧的祖、父辈们的一贯教育,以及身边智慧人群的影响,大体懂得:一个人,要想真正坚持正理、做大好事,就得冷静且平静准备着“被人反对”,尤其要当心——有人会比你“更有理”“更积极”“更革命”,有坏人就混在这“……更革命”中,要将事、理推上极端,让你把好事做坏,把正理搞歪、搞过头(有道是,超过真理半步,就会变成谬误),也逼你把持不住自己,而气急败坏,走上极端或另一个极端……我记得,在我祖、父辈的言辞中,我小时听得较多的另一些话是:中国人通儒精道,谙三国(懂谋略),好人懂这些是好事,但坏人有这些“本领”,就玩术,耍阴谋,搞极端,打着红旗反红旗,比任何人都革命……等。在我逐步独立走向社会,了解、接触社会,如,57年毛主席要整风,有人就搞反右扩大化,58年大跃进,有人就搞浮夸共产,再后来毛主席搞社教,有人就打击一大片,到了文革,运动初期,就利用工作组,转移整走资派的大方向、挑动群众斗群众、搞武斗(从此种下祸害的种子)等,等等,群众在大辩论中,就渐渐地、或多或少地认清了这些问题,从而也影响了我的认识形成,决定了我的淡定、坚守和相对沉稳。

 

  这里,我得说一句表白我自己的话──“当年,我对有极左思潮的人和极左派们说得较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会反毛主席的,将来反毛主席的很可能就是今天整天喊着‘世代崇敬毛主席、保卫毛主席’的某些人”。今天,我要说:此事,不幸被我的“小聪明”言中。在2005年年底,我曾用一个多月时间,以一种好心善意、一种平和,一个一个地征求了当年同我观点对立的人们的看法,他们大都还能坦言:对社会主义和毛泽东已改变了以往的崇信态度(参见:上一段),而当他们又反过来问我是什么态度时,我哈哈一笑说:我心依旧!哈哈!我想,就这一点,这一社会现象,就足够那些“左而右”的人们研究相当长的时间了!

 

  我熟悉的这些相对直率的“左而右”的熟人,我们至今还保持一种“铮友式”的联系,我曾送给这些人好多争论材料,包括我的那本自己仍不十分满意的书,还有我的歌颂毛泽东的《土韵溜语集》。在《土韵溜语集》中,有这样几则,抄转过来,以飧读者:

 

  天地既分,风雷运行,孢子渐生。只过亿许年,海市非凡,万千气象,鳍翔鱼腾。草植攀岸,只为先军,栖类缘道继登尘。击磨里,横出蜃龙,生命大造成。       陆离琳琅世界,适势升化良者则存;群种沧桑,皆著短辰。猴猩固灵,也难福身。人猿奔走,简具制作,劳动创拓育新人。斗争途,远阔实无限,自有毛圣。

 

  封建禁锢,赤地千里,孕屯风雷。有万夫求索,罗霄井冈,星火射飞。烈烈燎原,焚枯熔朽,崛立新制迎朝晖。晨曦下,银珠缀绿枝,满园蓓蕾。           雄鸡一唱天地,教神州八亿尽扬眉。然合作互助,权宜小利;集体主义,只吐初翠。私利已弊,土围艰维,伟圣泽东著光辉。涌风流,新枝发大花,绝代瑰丽。

 

  马列安在哉?投书问黔首。人道灵魂真有,毋猜老夫瘦。颠沛异乡他国,孰见冷却香火。遗教多收授,学生有不肖,莫愁志难守。           典经在,何销声,自能筹。过时论谬,不见卞氏刖足手。路本高低岐曲,机缘总有定数。民目正明拭,背反忖既往,圣毛同天寿。

 

  ……

 

  还要说到我的儿子。儿了是新生代,在整个学生时代接受的教育,几乎全是现代某些精英精心设计的。儿子在我们身边读书时,放学回家也常会问我们一些毛泽东的事。我们所做的解释很是开放的,从不强求他接受什么,因为我们知道,事实和真理自身就具有无与伦比的征服人心的力量。在我们解释的最后,总是说:毛泽东的好多东西会在历史中澄清,毛泽东的一些道理也必然会在比较中被人们重新认识。如今,世界上有人在对中国的社会主义进行搅扰,把中国人对毛泽东的真实、时代真理、真理探索和发展的信从,说成是迷信,这是一种可笑伎俩,不久便会破产!这些人是故意装着不懂:其实,对毛泽东真理的信从,正好是要引导人们“克己为人、解放思想、破除一切迷信、大胆开拓、人格独立、敢于斗争和反错误思潮、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的,说到底,这种信从、甚至崇拜,其宗旨和最终的最直接作用,正是让人冲出所有迷信和剥削制度的牢笼的。

 

相关文章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徽阳夕照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56090890 联系人:徽 阳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