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简论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_徽阳夕照!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评价伟人>>>论毛泽东>>>简论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简论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发表日期:2014/12/9 7:34:00 出处:乌有之乡 作者:马钟成 发布人:uojieng 已被访问 204

 

简论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 

 

    没有毛泽东,美国黑人反抗斗争不会那么成功,也不会有黑人总统奥巴马。

  1937年12月,美国罗斯福总统的密使卡尔逊(即后来的美军特种部队之父)在山西八路军总部学习时,八路军政治部主任任弼时曾向他说过这样一番话:“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是我们抵抗侵略的心脏和灵魂。我们的武器过了时,处于劣势,但我们可以用政治教育来弥补其不足。战士和人民都必须懂得中国为什么和日本打仗。他们必须学会如何合作,如何和睦相处和如何打败侵略者。政治工作分为三部分:(1)军队内部的教育,(2)居民中的工作,(3)敌人中间的工作。”任弼时还向他描述了如何在军队内部促进官兵平等、如何组织团结人民大众建立民主政权,如何分化瓦解日本军队和伪军。卡尔逊评论道:“这些话包含着真理、理想和智慧。如果真正实行了这一计划,我就碰上了一个乌托邦。这种前景是激动人心的。……我需要时间来思考和吸收已提供给我的这幅令人震惊的图景。”

  正如任弼时所说的,由于在物质和武器层面的匮乏,毛泽东军队发展出一套十分高超的心理战战法,这在当年叫“政治工作”,它有三个部分:1、军队内部的政治教育、精神建设,确保官兵一致,确保军队的统一团结、战斗动力和奉献精神,防止敌人的分化瓦解。2、组织动员人民大众,使之成为军队的强大后备力量和情报来源,陷敌人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3、通过政治工作分化瓦解敌人军队。

  毛泽东一生注重改造人心,1917年青年毛泽东在《致恩师黎锦熙信》中便提出:“夫本源者,宇宙之真理。天下之生民,各为宇宙之一体,即宇宙之真理,各具于人人之心中,虽有偏全之不同,而总有几分之存在。今吾以大本大源为号召,天下之心其有不动者乎?天下之心皆动,天下之事有不能为者乎?天下之事可为,国家有不富强幸福者乎?”毛泽东便是抓住了心理这个制高点,不断探求大本大源,并以大本大源为号召,使天下之心皆动,从而获得无上之伟力。

  二战中,美国学习毛泽东政治工作的第一部分(军队内部的教育)发展出了特种部队,开始了传统部队的革新。二战后,毛泽东成为美国的最大敌人,在与毛的斗争中,美国学习毛泽东政治工作的第三部分(敌人中间的工作),发展出了高超的心理战能力,并最终将苏联成功肢解。

  正如战争有正义邪恶之分一样,心理战同样如此。毛泽东的政治工作和心理战是为了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全世界人民,而美国的心理战则是为了压迫世界人民。

  毛泽东早在《古田会议决议》中就指出:“红军的宣传工作是红军的第一个重大工作。宣传内容要根据红军政纲和针对各阶级、阶层不同对象的情绪去进行,宣传的方式方法要灵活多样。”抗日战争初期,八路军就成立了敌军工作委员会及专门的敌工科(后发展为敌工部),短短几个月时间华北伪军就反正八千多人。八路军在延安成立了“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建立了“日本工农学校”,出版了名为《士兵之友》的对敌宣传月刊,瓦解敌军的战斗意志,分化敌方阵营。抗日战争中争取了700余名日军官兵投诚,18.3万余伪军反正。其中许多投降日军日后成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成为日本国内重要的反美力量。

  解放战争中,共产党曾多次通过心理战的方式瓦解敌军,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将敌军迅速改造成人民解放军。原来国民党军队内部黑暗专制,普通战士遭受各种压迫,起义或者投降的国民党军队经过我军的思想改造,往往焕然一新。

  抗美援朝战争中,敌我双方展开了心理战较量。美军在二战中便高度重视战场心理战。朝鲜战争中,美军对我军的心理战主要是宣传中国国力弱小战争必败,其次便是通过渲染物质享受、金钱女人等内容进行意志瓦解和心理破坏,而我军则力图改变对方价值观。这是一场“人性”与“兽性”的战争。除了部分国民党投降部队由于思想工作薄弱被美军攻破外,美国心理战对我军作用不大。

  朝鲜战争中,美方等西方国家军队总共被俘两万多人。美军对中国战俘进行打骂、刺字、做细菌实验、强行扣押战俘,而我军却继续发扬优待战俘的传统。美国的心理战专家们对于我们改造俘虏工作的估价是:“有三分之一的人对美国的制度发生了怀疑”,“百分之一的人皈依了共产主义”。美国的新闻报导也无可奈何地说,这是对“自由世界”和“美国生活方式”的直接打击。由于中国的俘虏工作做得好,在美国干涉朝鲜的最初一年半里,就有四万七千名美国士兵开小差。

  1950年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中国第39军通过战场喊话,使美军第25师第24团一个黑人工兵连全连一百一十五人集体战场投降。美国黑人不仅在社会上遭受歧视,在军队中尤甚。因此,我军的心理战喊话发挥了很大作用:“被压迫的黑人兄弟们,你们在美国社会中是受种族歧视的,在美国军队中你们仍然受种族歧视,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虏政策,是对白人和黑人俘虏同等待遇。”“黑人兄弟们,你们不要继续为华尔街的老板们卖命当炮灰了,赶快投降吧!”投降的黑人战俘们看到一个新世界,一个叫莫尔的黑人士兵在之后给家人的信中这样写道,“我第一次认识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了不起的人民,伟大的人民,他们确实不寻常。”一个黑人战俘表示,“正是在志愿军的战俘营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当人来看待,而不是作为一个动物来看待。”见(《美军黑人连向志愿军投降》,2008-10-18,环球时报)黑人战俘坚决要求去中国,经过我方大力劝说,才最终回美国。

  但是在战争结束后,仍有21名美军战俘和1名英军战俘坚决地拒绝遣返回国,而是选择到中国生活居住,这件事一时间在世界上引起轰动,当时许多美国媒体指责这22名战俘是被共产党“洗脑”的叛国者。

  朝鲜战争结束了,毛泽东对美国的心理战仍在继续。

  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日益兴起。当时的美国,仍然是个种族主义国家,在南方各州,凡是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室、剪票闸口及厕所等地,都是黑白隔离。1961年,种族平等会议负责人的黑人法玛以非暴力手段发动了挑战种族隔离制度的自由乘客运动。1961年8月八月,“自由乘客”运动的一个小队来到了门罗城附近时,遭到当地三K党和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绑架和殴打,门罗城的黑人组织领袖罗伯特·威廉准备采取行动进行营救的时候,三K党对黑人区进行枪击,造成重伤。该州州长此时已经派遣了州部队向门罗进发,以活捉罗伯特·威廉为目标,甚至想公开把他吊死在法院广场上。在情势紧急之下,罗伯特·威廉被迫带领全家出走,先是连夜逃亡到纽约,其后由于联邦调查局的通缉,再行逃亡加拿大。美国政府的黑手仍然不放过他,又要求加拿大引渡,罗伯特·威廉在当地友好的协助下,逃亡到古巴。就是他在古巴居留时,曾经两次要求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表声明,支援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罗伯特·威廉于1966年抵中国居留,又于1968年5月下旬到达非洲的坦桑尼亚。(见《美国黑人的觉醒(三十六)》,《参考消息》1968年7月10日)

  1963 年 8 月 8 日 ,毛泽东接受罗伯特·威廉的要求,发表了《 呼吁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 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的声明》,指出:“美国黑人斗争的迅速发展是美国国内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日益尖锐化的表现……我深信,在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的支持下,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是一定要胜利的。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毛还指出,“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

  罗伯特·威廉在接到声明后于8月14日在古巴发表长篇文章《毛泽东的美国黑人解放宣言》,将该声明同林肯的《解放宣言》相提并论,文称:“林肯宣言的大悲剧在于这样一个令人痛心的事实:宣言所许诺的伟大的解放从来没有完全实现。美国黑人在种族主义的美国只经历了一次象征性的过渡:从无工资的奴隶身份过渡到同资本主义剥削的不稳定状态相关连的最野蛮和不人道的工资奴隶身份。美国黑人是美国工人阶级中最受剥削和压迫的。他们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这个所谓领导国家境内的被剥夺权利的殖民地人民。在林肯发表解放宣言之后一百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的革命领袖和解放者毛泽东主席以中国人民的名义宣布美国黑人的自由和平等权利,这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他的宣言标志着美国黑人在将近四百年期间争取人权斗争中的新纪元。……今天,大批黑人叛徒和资产阶级黑人辩护士冠冕堂皇地出国去为美国国务院效劳,粉饰美国种族主义社会的残酷性质。这些黑人辩护士充当美国心理战武器库中的重要武器。种族主义美国正力图填补由于老牌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被迫撤出而在亚非两洲形成的真空。因为那些地方大多数人民都是有色人种,美国开始发现自己的种族主义态度是一个不利条件。种族主义是帝国主义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是残酷无情、惨无人道的,因此,美国不但没有作真诚的努力来废除野蛮的种族主义,而且展开大规模的宣传运动,企图把自己的肮脏勾当掩盖起来,欺骗全世界,使大家相信不存在这种肮脏勾当。……美国的种族歧视和偏见是从资本主义剥削中产生的,但是它现在已经渗透整个腐朽的美国社会。……美国种族主义是对全世界的威胁。这是对世界和平和安全的威胁。这不再是一国的问题,它现在是一个国际问题。……毛泽东主席向世界各国人民发出的支援在战斗中的我们人民的呼吁,是一个新的解放宣言。这个宣言使我国的凶恶帝国主义者、种族主义压迫者胆战心惊。”

  美国著名学者和黑人领袖、美国有色人种协会的创建者杜波依斯夫人雪莉·格雷厄姆·杜波依斯则说:“从来还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的领袖向全世界发出过这样的号召。……我的丈夫杜波依斯博士和我对伟大的领袖和人类的朋友毛主席表示感谢。”(《美国黑人的觉醒(三十八)》《参考消息》,出版日期:1968.07.13;《悼杜波依斯博士》,《冰心全集》,第五册,第136页)1963年8月27日杜波依斯去世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宋庆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陈毅先后向杜波伊斯夫人雪莉·格雷厄姆·杜波依斯发去唁电。杜波依斯夫人电谢毛主席和全国人民表示感谢:“我丈夫晚年的生活由于您(指毛主席)那充满智慧和文采的著作而丰富起来。……我的丈夫从革命的中国人民令人惊叹的前进中得到了鼓舞,吸取了力量。他懂得你们蒙受过的苦难,并且为你们所取得的胜利而感到光荣。他从你们得出了由其他人效法的范例。他热爱你们。你们会记得,他在北京同你们共进最后一次晚餐时说过:‘我走了,但是我的一片心永远留在中国。’”(人民日报,1963年09月14日)

  罗伯特·威廉和夫人梅贝尔应邀于1963年9月至11月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杭州、上海等地,受到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等领导人的接见。(见 人民日报,1963年10月2日,1963年11月14日)

  在毛泽东的影响下,1963年至1964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掀起高潮,1963年先后发生阿拉巴马州伯明罕市黑人集会和游行(即伯明罕运动)遭到政府大规模逮捕和镇压的事件,以及密西西比州黑人领袖梅加·埃弗斯在家中被杀事件。1964年初,五十万人在纽约掀起罢课运动,反对歧视黑人的教育制度;同年8月,纽约市哈莱姆区(1964年哈莱姆骚乱)、布鲁克林区以及纽约州罗切斯特市(1964年罗切斯特骚乱)先后爆发黑人斗争。1965年,美国著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浸信会牧师马丁·路德·金在阿拉巴马州塞尔马领导的非暴力主义的黑人选民登记运动遭到政府强力镇压,酿成塞尔马事件,两千人被关进监狱,1名黑人群众被开枪打死,马丁·路德·金随后领导黑人群众三次从塞尔马向蒙哥马利非暴力进军(蒙哥马利非暴力进军)。同年8月,洛杉矶爆发瓦茨骚乱,美国政府竟派出了两个师的兵力(两万多人)开进市内,进行镇压和屠杀,留下了一笔新的、巨大的血债。黑人群众同军警展开激战,学习中国共产党的战略战术与美国军警展开游击战,连放冷枪,一共周旋了十天之久,打死打伤军警数百,缴获的各种枪支不下两千支。(《美国黑人的觉醒(三十九)》,《参考消息》,出版日期:1968.07.14 )

  当时毛泽东的声明震撼了整个美国社会。不过当新世纪的中国人看到拳王泰森臂膀上的毛泽东头像时,没有几个人知道其缘由了。当年在美国,除了马丁·路德金领导的和平抗议运动,美国还有势力强大的主张武装暴力的黑人组织,如直接信奉毛泽东主义的黑豹党,以及信奉伊斯兰教的马尔科姆·X的激进组织。美国面临着这样的局面,要么接受马丁·路德金的要求,要么,面临着黑人群体的毛式武装起义。1964年7月2日,毛泽东的声明发布近一年后,美国总统约翰逊正式签署了1964年民权法案,禁止在雇用人员、公用事业单位、工会会员资格以及联邦出资项目等方面存在种族歧视。

  而在黑人组织领袖马尔科姆·X看来,“民权法案”是一个“骗局”。马尔科姆·X指责美国政府企图在这个大选年头,把黑人问题作为“他们的花招的一部分”,“等到黑人自己认识了这一点,看到自己被当作工具利用,他们就会自己拿定主意,用自己的方法来同种族主义者摊牌。”马尔科姆·X的思想曾激动无数黑人的内心,他在一次演讲中这样说到:“我们都是黑人,所谓的尼格罗(negro),二等公民,奴隶的后代。你什么也不是,只是奴隶的后代。你不喜欢这样的称呼,可你还能是什么?你就是奴隶的后代。你来时坐的不是‘五月花’,你坐的是运奴船。身上绑满锁链,像牛马一样。你是被那些坐‘五月花’来的人带来的,那些所谓的‘清教徒’、开国元勋。……白人把你送到韩国,你浴血奋战。他们把你送到德国,你浴血奋战。他们把你送到南太平洋打日本人,你浴血奋战。你的血为白人而流。可你家乡的教堂被炸毁,你的小女儿被谋杀,你并没有为他们流血。你流血是因为白人叫你流,你咬是因为白人叫你咬,你叫是因为白人叫你叫。我讨厌这么说我们自己,可事实如此。……从前有两种奴隶,一种是屋里的奴隶,一种是地里的奴隶。屋里的奴隶和主人一起住在屋里,穿的很不错,吃的也挺好,因为他们吃的是他的事物,他吃剩下的。他们住在阁楼或地下室,但不管怎样它们里主人更近一些。他们爱主人胜过主人爱他们。”(见Malcolm X:"Message to the Grass Roots" http://www.csun.edu/~hcpas003/grassroots.html )

  为了有效地镇压黑人解放运动,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开始对黑人激进组织的领袖进行定点谋杀,例如马尔科姆·X就在1965年2月21日被美国情报机构谋杀。马尔科姆·X被害后,罗伯特·威廉于1965年2月25日向中国新华社记者发表声明,谴责美国当局:“富有战斗性的美国黑人自由战士马尔科姆·爱克斯的惨遭杀害,表明了帝国主义美国的所谓自由世界社会的野蛮性。象在美国种族主义压迫下生活和劳动的千百万黑人兄弟姐妹们一样,马尔科姆是‘美国主义’的受害者。……马尔科姆在把美国黑人的斗争同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各国人民的斗争相结合方面作了许多工作。他不倦地在全世界面前揭露美国的种族主义,教育美国黑人认识美帝国主义的种族主义的实质。因此,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强大敌人,是华盛顿的眼中钉。……由于(美帝国主义)正在编造一些谎言来掩盖马尔科姆·爱克斯惨遭杀害的真相,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个案件的详细情节。但是,我们可以相信,美国的反动势力已着手消灭一切革命运动和那些不肯为三十块银币背叛被压迫者的领导人。”

  美国的谋杀引起了全世界的愤怒。全非工会联合会总书记特特加于2月22日发表声明指出,是嗜血成性的美帝国主义谋杀了马尔科姆·X:“同为人类的事业和反对种族隔离和帝国主义奴役而牺牲的伟大烈士们一样,马尔科姆·爱克斯为实现非洲血统的人民的要求而流的鲜血,将成为美国和其他地方有色种族人民争取正义、平等和人的尊严的斗争的动力。”声明揭露美帝国主义正在通过种种机构渗入非洲来奴役非洲人民,号召世界进步力量结成一条坚固的防线来对付美国的渗入和颠覆,并永远保持警惕。在开罗的九个非洲民族主义政党二十四日发表联合声明说:“反动的美国统治者妄图通过杀害马尔科姆·爱克斯来压制人们反对使美国黑人遭到罪恶压迫、残酷剥削和蔑视的腐朽社会制度的原则性斗争的呼声。”已故的世界著名的黑人学者杜波依斯的夫人歇莉·格雷姆在阿克拉发表谈话:“美帝国主义者由于在世界各地遭到失败,于是更加不顾一切地采取屠杀和谋害的手段。……美国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刽子手把起来反对他们的统治的任何人民领袖杀死。但是人民决不会因此被吓倒,他们将把斗争继续下去。”在加纳居住和工作的美国黑人小说家朱利安·梅菲尔德发表一项声明说:“种种迹象表明,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把马尔科姆·爱克斯暗杀掉的……这一谋杀给人的教训是:我们决不能低估美国资本主义的残酷和野蛮。”坦桑尼亚《民族主义者报》二十三日发表社论说,马尔科姆·爱克斯的遭杀害表明了美国毫无民主。“虽然马尔科姆·爱克斯已经死了,但是问题的根源仍然存在,斗争的火焰并没有因他的遭惨杀而熄灭。”(见《人民日报》,1965年2月27日)

  此时,一度被美国政府所接受的非暴力运动主张者马丁·路德·金的思想也开始逐步接近毛泽东,他越来越深刻体认到黑人在美国社会的饱受歧视,绝大部分是因为经济不平等所引起,经济权才是实质、才是根本原因,公民权只是装饰,于是,他将公民权的斗争转为经济权的斗争,他决定发动穷人运动,对抗美国资本主义体制,马丁·路德·金和美国共产主义运动有合流趋势。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他的中心工作永远都是为穷人和劳工伸张正义。

  1968年3月18 日,马丁·路德·金曾发表如此演讲,“如果一个人没有工作或收入,从那一刻起,你便剥夺了他的生命,剥夺了他的自由,而且你还剥夺了他追求幸福的权利。”1968年4月4日,他也被暗杀了。

  这件暗杀案引起了一场更大的黑人抗暴斗争风暴,席卷了美国全境的一百二十五个城市,美国全国各地的黑人立刻闻风而动,到街头示威抗议,与镇压者进行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武力抗暴斗争。他们不畏强暴、袭击开枪的军警,焚烧种族主义者的商店,把反动的社会秩序打得个稀烂。华盛顿、芝加哥、洛杉矶、底特律、巴尔的摩等大城市,都陷入一片混乱。约翰逊总统一共抽调了五万五千名陆军和州兵进行镇压,还有两万两千名正规军准备随时行动。

  在运动高潮之时,毛主席于1968年4月16日发表了《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其中非常鲜明地指出:“最近,美国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突然被美帝国主义者暗杀。马丁·路德·金是一个非暴力主义者,但美帝国主义者并没有因此对他宽容,而是使用反革命的暴力,对他进行血腥的镇压。这一件事,深刻地教训了美国的广大黑人群众,激起了他们抗暴斗争的新风暴,席卷了美国一百几十个城市,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它显示了在两千多万美国黑人中,蕴藏着极其强大的革命力量。这场黑人的斗争风暴发生在美国国内,是美帝国主义当前整个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的一个突出表现。它给陷于内外交困的美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美国黑人的斗争,不仅是被剥削、被压迫的黑人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而且是整个被剥削、被压迫的美国人民反对垄断资产阶级残暴统治的新号角。它对于全世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对于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一个巨大的支援和鼓舞。我代表中国人民,对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表示坚决的支持。美国的种族歧视,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的产物。美国广大黑人同美国统治集团之间的矛盾,是阶级矛盾。只有推翻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摧毁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美国黑人才能够取得彻底解放。美国广大黑人同美国白人中的广大劳动人民,有着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斗争目标。因此,美国黑人的斗争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美国白色人种中的劳动人民和进步人士的同情和支持。美国黑人斗争必将同美国工人运动相结合,最终结束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罪恶统治。”

  毛主席关于支持美国黑人斗争的第二个声明发表时,美国黑人的正日渐觉醒。据日本《朝日新闻》驻美记者辰浓和男1968年4月13日报道,他为了采访马丁·路德·金被刺以后一百二十五个城市黑人一同奋起抗暴的消息,在新泽西州的纽瓦克会见了指挥青年反战运动的黑人活动家哈蒂逊。哈蒂逊说:“在我们美国黑人中间,占压倒多数的人崇敬毛泽东主席!”  辰浓和男又报道:他在纽瓦克黑人贫民窟访问一个黑人工人家庭时,那工人拿出红色的《毛主席语录》(英文版)给他看,并且郑重说道:“这是本好书!对我们非常有用处!”据辰浓和男还写道,在那工人家庭的墙壁上,在他一家八口合家欢的照片之上,还挂着一幅毛主席的照片,那工人说道:“一句话,毛泽东是伟大的人物。他把那样古老的中国改变过来了!”据女作家汉素音在两次赴美演讲印象记里写道,目前,《毛主席语录》在美国已经不胫而走。在香港的人也知道,从南越战场前来香港“休假”的美国黑人士兵,也都想方设法要寻购一本《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的第二个支持美国黑人斗争的声明发表以后,美国黑人领袖罗伯特·威廉立即指出,这一声明是非常及时、非常重要的“毛主席在声明中把美国黑人斗争放在世界人民争取解放斗争的地位,这给我们的斗争赋予了新的意义。毛主席的声明一定能够促进全世界一切有正义感的人民起来支持美国黑人的斗争。”美国黑人领袖杜波依斯博士的夫人歇莉·格雷姆说,“毛主席发表的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极其重要的声明,它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对敌人是个极沉重的打击。……毛主席是第一个完全支持美国黑人斗争、并且号召全世界人民和黑人一起进行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领袖。……美国黑人一旦认识到他们的斗争不仅是为了反对种族歧视,而且也是反对世界人民的头号敌人美帝国主义,他们就会把自己的斗争推向前进。”美国进步劳工党也发表了声明,号召黑人进一步组织起来:“我们有斗志。我们有英雄。现在我们需要明确的思想,需要组织起来,需要明确的计划,这些因素已把其他地方的解放斗争引向胜利。战斗性加上对革命理论的深入学习——再加上组织工作,将使我们终于获得解放和完全的自由。”(见《参考消息》,1968年07月23日;《人民日报》,1968年04月18日 )

  面对越来越汹涌澎湃的黑人抗议和起义浪潮,美国垄断财团从此不得不进一步采取怀柔政策,他们开始专门在黑人中间培养一批拥护白人统治的政治经济精英,以分化瓦解黑人抵抗运动。这些人是黑人中的叛徒,他们乐于当白人富豪的家奴(屋里的奴隶),而继续维持广大黑人普通群众的田奴(地里的奴隶)地位。这些人就是以现任总统奥巴马、前国务卿鲍威尔、前国务卿赖斯为代表的黑人叛徒群体,这些人比普通白人更加维护美国白人垄断财团的统治。

  可以说,没有毛泽东,美国黑人的反抗斗争便不会那么成功,没有毛泽东,便没有美国的黑人总统奥巴马。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乌有之乡网刊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14/12/333790.html

  【相关文章】

  基于国家安全的反洗钱研究

  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探析

  美雇佣兵身穿俄罗斯特种部队军服出现在乌东

  毛泽东没有说过“死3亿人没关系”

  中国对非洲 ”输出“党校意味着什么

  弗格森市枪击事件折射美国种族与社会问题

  毛泽东如何制定宪法

  1971年,全国600多万临时工转为正式工

  听来的自卫还击

  纽约警察扼死黑人小贩免诉 示威者再上时代

 

  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平台已开通,欢迎广大网友积极订阅,订阅方法:可拿起手机直接扫描二维码添加,或直接输入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号:wyzxwk0856

 

相关文章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徽阳夕照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56090890 联系人:徽 阳

琼icp备09005167